中新網9月2日電 日本內閣府8月公佈的數據顯示,第二季度(4-6月)GDP比上季度(1-3月)實際降低1.7%,換算為年率下降了6.8%。日本新華僑報2日刊文稱,這是2011年“3•11大地震”以來的最大降幅,內需、資本支出、住房投資和外需全面下滑,“安倍經濟學”已經走向危險的邊緣。
  文章摘編如下:
  安倍晉三卻毫不膽怯,腰板還是挺得很直,好像日本企業效益好不好,對政權沒什麼影響。他的底氣究竟來自哪裡?
  在歐美等國,政府相當於財經界的打工仔與馬前卒,不俯首聽命往往就意味著下臺。可是,日本如今的狀況卻不是這樣。
  經濟團體聯合會(簡稱“經團聯”)是日本最大的經濟組織,對日本社會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各大企業、商社負責人幾乎都參加了該組織,並擔任各種職務。
  7月,日本經團聯按慣例召開了夏季論壇。財經界大腕雲集論壇,將政商關係當作了主要議題,經團聯最後發表結論稱:“與政府緊密合作,實現日本復興。”安倍也在致辭中回應:“官民聯合恢復日本經濟。”
  可是,論壇最引人註目的不是討論的內容,而是會場與會期。以往,經團聯夏季論壇都是在輕井澤地區隆重舉辦兩天,但此次只在東京的經團聯會館舉行一天就草草了事。
  這是因為安倍7月25日開始訪問中南美洲,要求經團聯的成員馬上隨行。6月新上任的會長榊原定徵立刻答應,並根據安倍行程調整了會場與會期。日本政商兩界的關係可見一斑。
  共同社前編輯局局長後藤謙次說,分析經團聯與安倍政權的關係,必須註意到前會長米倉弘昌與安倍之間的關係。最後,安倍已經不稱呼米倉的名字,提到他時只說“那個人”。
  2012年1月民主黨執政時,米倉出席自民黨大會並主張參與TPP談判,結果遭到自民黨議員的一片噓聲,下不了臺。當年年底,野田內閣解散重新大選時,米倉批判安倍的“異次元金融寬鬆”是“沒有腦子”,從此兩人一刀兩斷。
  誰知,自民黨在總選舉中大獲全勝,米倉的態度也隨之改變。他向安倍解釋“發言沒有惡意”,但安倍明確表示“受到批判也是事實”。此後,更嚴厲的懲罰降臨到了米倉身上。
  安倍政權成立後,將經濟財政顧問會放在“經濟政策司令塔”的位置,挑選“民間議員”入會,財經界有兩個名額。按說,有“日本財界總理”之稱的經團聯會長,怎麼都得有個位置。可是名單公佈後,米倉傻眼了。
  被選中的兩個財經界人士,一個是經團聯的競爭對手經濟同友會副代表小林喜光,一個居然是經團聯副會長佐佐木則夫。這擺明瞭就是讓米倉難堪。此外,參與政府重要經濟決策的產業競爭力會名單里,不僅沒有米倉,而且儘是與經團聯有競爭關係的其它組織成員。
  看著漸漸被邊緣化,日本經團聯的焦急可想而知。為此,經團聯6月緊急更換了會長。新會長榊原定徵一直旗幟鮮明地支持安倍政權,上臺後更是出錢出力,積極向安倍靠攏。經團聯也做出了各種“反省”表現。
  他們的舉動總算感動了安倍。7月4日,經團聯副會長兼事務總長中村芳夫接到了“內閣官房顧問”的任命書。中村為修複與安倍政權的關係四處奔波,終於讓經團聯與政府握手言和。
  日本學者藤田分析說,安倍政府恩威並施,讓經團聯、經濟同友會、新經濟聯盟三大經濟團體互相邀寵、明爭暗鬥,從而實現了對日本財經界的絕對掌控。上世紀9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破滅後,企業遭受重大打擊,20多年都沒有緩過氣來。
  日本財經界再也沒有足夠的財力與物力來掌控政界,只能通過出錢出力來獲取一些政策傾斜。以前,財經界與政界那種對等關係已經不復存在,從安倍給“經濟界天皇”的脖子套鈴鐺就可以看出來。這也是日本財經界要求改善中日關係等聲音,被安倍完全無視的重要原因。(蔣豐)  (原標題:日媒:安倍將日本財經界玩弄於股掌之間)
創作者介紹

農曆新年

mlgnwdsnivg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