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主任李成。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10日至12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將來華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兩國領導人將就中美關係和重大國際與地區問題深入交換意見。
  作為全球頂級智庫,布魯金斯學會對美國對華政策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近日,布魯金斯學會副主席、美國前中東和平特使馬丁·因迪克及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主任李成來華就中美關係與中國學界和政界展開交流。在中美領導人會晤前夕,李成博士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展望即將召開的APEC會議以及未來中美關係走向。
  訪華是奧巴馬重要機遇
  新京報:時隔13年中國再次舉辦APEC會議,一些媒體將此稱為“APEC外交”。舉辦APEC會議會在多大程度上增強中國的國家軟實力?
  李成:13年前的中國和現在的中國不可同日而語。中國目前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大國;在地區和全球性事務中,無論是在反恐、氣候變化,還是在經濟全球化過程中,中國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舉辦此次APEC會議本身就展示了中國的實力,這個實力不僅僅是經濟實力,中國國際地位影響力增強、中國在國際事務中舉足輕重的作用都會在這次APEC會議中顯示出來。
  新京報:作為APEC會議東道主,習近平主席已經邀請蒙古國、老撾等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參加東道主伙伴對話會,你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李成:中國邀請這些國家參與,在全球性、區域性和周邊性外交上都有戰略考量,可以使中國在此次APEC會議期間展示多方面的多邊外交。
  新京報:你認為APEC會議期間最大的看點是什麼?
  李成:APEC會議期間有很多議題,最受關註的當屬中美兩國領導人會晤。10日至12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將來華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這將是奧巴馬對中國的第二次國事訪問,APEC會議和全球經濟發展的前景都離不開中美兩國的參與和合作。
  新京報:11月4日美國舉行中期選舉,在這之後參加APEC會議並訪華,對奧巴馬來說有何意義?
  李成:美中關係離不開兩國國內政治、經濟因素的影響,我們應該清楚瞭解美國對外政策的背景和考量,才能知道奧巴馬最想得到什麼。今年中期選舉共和黨取得領先,在這種情況下,奧巴馬需要考慮剩下任期內應該做什麼,能留下什麼政治和外交遺產。
  目前,奧巴馬在一些外交政策上面臨爭議,例如在中東、烏克蘭問題上。外界原本認為結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是奧巴馬的重要遺產,但這兩個問題出現戲劇性逆轉。鑒於此,此次訪華對於奧巴馬來說是個機會,但他最想突破的應該還是在經濟領域。
  “習奧會”將關註反恐
  新京報:習近平主席與奧巴馬總統在會晤中會涉及哪些議題?
  李成:中美在很多方面都有合作必要,特別是在反恐方面。我認為中美領導人會晤時在反恐合作領域會有很多互動。無論是“伊斯蘭國”還是其他一些新興恐怖組織,對中美構成一些共同的挑戰。目前國際恐怖主義出現新現象,這與2001年“9·11”事件時很相似,兩國都意識到在反恐領域相互合作的必要性。
  另一方面,APEC是一個經濟合作組織,經濟議題在這次奧巴馬訪華過程中會占到很重要位置。中美兩國領導人會在全球經濟複蘇、中美經濟互相開放等領域進行探討。
  新京報:自從去年“習奧會”後,一些分歧造成中美關係出現摩擦,此次中美領導人會晤會為兩國關係帶來怎樣的轉機?
  李成:如何處理好美中關係是非常大的考驗,正如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需要從中美關係共同利益上來加強這種合作。因此,雙方都有意願希望借助此次APEC會議以及領導人會晤來推動中美關係的發展。此外,目前國際反恐、經濟和能源新形勢,使得中美兩國有很多共同利益,鑒於此,中美關係應該會出現轉機。
  新京報:你認為中美關係還存在哪些制約因素?
  李成:中美兩國有很好的合作前景,但也有一些問題會給兩國關係帶來障礙,其中最主要還是因為中美兩國民眾對彼此的誤解。
  在這種情況下,兩國決策者需要增加對彼此的瞭解,因此兩國領導人的互動和外交官的互動都是非常有益的,這種高層對話能避免兩國走極端和發生一些危機,目前種種跡象表明,兩國領導人都意識到這個問題了。
  新京報:布魯金斯學會一直對美國對華政策有重要影響,對於此次APEC以及兩國領導人會晤,布魯金斯學會向美國決策層提出哪些建議?
  李成:11月5日,我們召開一整天會議,邀請美國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多尼隆和現任奧巴馬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卡洛琳·阿特金森進行演講,話題包括經濟全球化和再平衡、能源環境、區域性和全球性戰略穩定,特別是區域大國間關係,這個會議在奧巴馬訪華前召開有很大影響力。
  同時,我們每天都要接待來訪的中國學者和官方代表團。我本人也和布魯金斯學會副主席因迪克來到中國,並與中國外交部相關負責人會面,希望能夠在反恐和能源合作上有更多突破性進展。
  中美都在推進反腐
  新京報:APEC面臨一些挑戰,一些分析人士認為,APEC已被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邊緣化,你如何看待APEC與TPP的關係?
  李成:無論是TPP還是APEC,或者是未來的經濟機制設想,都應該建立在雙贏共贏基礎之上,而非排斥對方。我們是處在全球化經濟時代,任何排斥對方的經濟機制註定會失敗。你很難想象全球經濟沒有美國和中國的參與會怎樣。因此,我不認為TPP是替代APEC,相反是促進,而且與中國合作符合中美兩國及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
  新京報:今年8月,美國APEC高級官員王曉岷透露,反腐將成為中美借助APEC平臺力推的一項核心工作,如何看待中美在反腐問題上的合作?
  李成:中美兩國領導人都很重視反腐問題,美國近年來在加強追查海外的偷稅、漏稅問題。但是,中美兩國在多大程度上進行長足性合作目前仍是比較複雜的問題。另外,抓捕外逃官員、收繳外逃資產等合作是技術性問題,需要一定時間探索。
  新京報: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前,中國成功召開了十八屆四中全會,中國領導人提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理念,如何看待未來中國的發展?
  李成:中國處在一個機遇與挑戰共存的時代,中國社會結構在發生很大變化,經濟結構也在調整。中國政府在大力反腐,以往向官員行賄的企業會受到衝擊,中國經濟結構和發展模式會產生一次很徹底的洗牌。
  十八屆四中全會首次將依法治國作為會議主題,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司法工作者將不斷在法治問題上提出見解併發揮更大作用。歐美和亞洲一些國家在法治過程中都有著同樣的歷程,有時很漫長,但都有助於法治國家的建設,中國也一樣。
  聲音
  中國軟實力 舉辦此次APEC會議本身就展示了中國的實力,這個實力不僅僅是經濟實力,中國國際地位影響力增強、中國在國際事務中舉足輕重的作用都會在這次APEC會議中顯示出來。
  反恐合作 中美在很多方面都有合作必要,特別是在反恐方面。我認為中美領導人會晤時在反恐合作領域會有很多互動。無論是“伊斯蘭國”還是其他一些新興恐怖組織,對中美構成一些共同的挑戰。
  民眾交流 中美兩國有很好的合作前景,但也有一些問題會給兩國關係帶來障礙,其中最主要的還是中美兩國民眾對彼此的誤解。——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主任李成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王曉楓
(原標題:“中美領導人會晤將成APEC重頭戲”)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農曆新年

mlgnwdsnivg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